我不把电影《念念》中所发生的

2019-09-23 09:26栏目:关于我们
TAG:

《念念》:那个没有影子的男人到底是谁?

大部分台湾文艺电影都具有浓浓的生活气息,感情色彩也呈现得十分突出,甚至还都有点“灵性”,我不把电影《念念》中所发生的“灵性”事件说成为“灵异”,是因为这部电影是通过人的内心思维与思想焦灼来完成的这样一种生命状态下的心境,或许这比“灵异”更为高级,毕竟我们生命中有太多无法解释的事情,而目前一些电影中的“灵异”却只是对事件本身的呈现,而缺乏对自我内心的拷问。
台湾文艺电影中的故事都在守护着那种委婉与细腻,这样的生活元素似乎要把生活中的我们通通拉到情节中去,缠绕了缠绕,再缠绕。这或许就是那种无法改变人性的相同点:情感“上位”。
不过,还有一点是我们大陆导演、编剧在电影里所没有能够完成的生命表达境界,这样的境界让我们观众能够从中获得一份刻骨铭心却又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一种感觉,那种时时刻刻触摸我们生命与心灵的,叫什么呢?
刚刚看完电影《念念》给我的感受就有这样的感触在里面。电影的结构像小说。
缓缓的打开小说的第一页,然后开始一页页,一段段的读起来。它有一个“通道”,让我们“阅读”的人随着主人公的复杂的生命历程进入“情节”。
电影《念念》给予我们的是支离破碎的情感世界,那两个过家家的大人和那两个日夜期盼自己长大,期盼美人鱼出现的孩子,还有那个在“地球”交叉点上的绿岛。
当下、未来、过去的时空转换与留守,日月星辰的守护与超越。
然而,谁又可以快乐一生、痛苦一生或者缠绵一生呢?我们不是琼瑶。
不过,电影《念念》中的人生压迫与自我追问却是让我感受到了导演与编剧的心灵诉求。
无论那个歇斯底里的父亲,还是那位自私自利的母亲,他们完成了一种生命的蜕变与血统的传递。
两个人的艰苦生命与时空的时隐时现,两个人再生(儿子、女儿)的时空反转,这些完成了一种什么仪式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文化交织下的生命焦灼,这是编剧、导演的表达意图。
而那个出现的没有影子的男人和那个在育男(柯宇纶 饰)、育美(梁洛施 饰)复杂心态时多次出现的“灵异”人,是否和自己生命发生着必然的关系?
同父同母的导游育男,画家育美,他们对父母的心态却是完全的不同。育美无法谅解母亲,因为是她的母亲拆散了她本来感觉像美人鱼一种美好的家,拆散她与哥哥育男快乐生活,知道家的地方,却不胆怯回去;而育男却充满了对母亲与妹妹的渴望,希望能够找到他们。一个知道家和一个不知道母亲、妹妹在哪里的心灵焦灼,同时,在那个共同渴望的内心,可怕与恐惧也同时存在在其中,因此,这样的生命遭遇“灵性”事件也合情合理。
也许您看过后认为,那个没有影子的男人是在暗示着什么,或者就是育美的父亲,由于对母亲的恨而对父亲、哥哥潜意识在育美脑海堆积起来的思念,或者是一种在世亲人与离去亲人一种幻觉,不过电影确实让这种出现有了丰富的意义。
那自动关上门的酒吧,那夜里的狂欢,还有什么不是心灵意识的挣扎?
电影《念念》就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心路历程,那个绿岛,那个在心灵中挥之不去的亲人,我们,你们、他们是否都有这样的生命与生活感受?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把电影《念念》中所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