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终是回不去了

2019-09-18 20:33栏目:关于我们
TAG:

梦中叱咤风云的少年,一生一世,三春好梦恰似一场烟罗。一枕黄粱,梦醒时,发现黄米饭未熟,而自己除了倦累一无所有,风尘仆仆携着寂寞上路。
北宋的月亮,曾经那么柔亮,终是暗淡下去了。沾染了人世的悲秋,连同星光一起隐没,映水无痕。长途漫漫终有时,日复式微无绝期。
当年鲜衣怒马,逸兴飞扬的狂生少年,聚集在一起,畅言时事,纵论古今。他不过是其中一人罢了。说道性起处,只觉肝胆相照,浑身血如火烧。
疾走擂台,他不过是被国家遭受外辱的怨愤激励,恨不能即刻策马上阵杀敌,甚或像古代侠客那样挥剑斩奸雄,起刀落奸佞。未曾料想,未曾料想,错杀了潘豹,恼了潘太师。认了,罚了,打了,也悔了,却终是回不去了,为今后埋下了横祸。
宋朝廷历来“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必要到了强敌犯境,慌张失措,偌大朝廷举目无人时,才想起杨家的好处,腆着脸来相求。杨家却总是忠厚心软,抹不开面子。不念君王,念百姓,家可弃,国不可弃。
终于,终于。终于可以上阵杀敌,喝退一马辽贼,保家卫国了。虽然他不如几个哥哥战功赫赫,但他有一腔热血。大将军又如何,帐前校尉又如何?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男儿,生来就该上阵杀敌。
战鼓乍响尘飞扬,铁骑突出刀枪鸣。战场厮杀,谁是英雄?我!他,不曾怕过,从出生到现在。但是,被困两狼山后,他却真的怕了。那里有他最敬爱的父亲,有疼他宠他的哥哥。他怎能忍心让他们如此死去。将士自古以来应死在沙场,而非困在局中。一切从他开始,那么就又他结束吧。。。。单骑求援,为的是父兄一条生路。别人都笑他向仇人低头,我却笑他们看不穿。仇人又如何,受困得是他的父兄,他的至亲。
意料之中,而又意料之外。本就料太师不会发兵,却仍拼劲最后希望。而未曾想太师竟如此决绝,竟污他卖国通敌。万箭穿心时,心冷了,也看淡了。只是他不甘——他还未救出老父长兄,未救出那五百万将士。西北的风呼啸着,黄沙漫飞,送别他的英魂。
七郎!来世不要再踏上战场了!可是,他不会!如果可以重来,他不会走上擂台,却不会不走上战场。因为,他身上流着杨家的血,流着中华的血。热血男儿,怎可不报国!
黄粱一梦,梦醒亦归。再也见不到梦中叱咤风云的少年了,再也见不到了。胡笳悲歌,弹奏着千年的悲音;冷月清霜,照抚着无数亡魂。战场上孤坟处处,七郎,你还好吗?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却终是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