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着全场观众的内心

2019-09-18 20:33栏目:关于我们
TAG:

看前半段的时候伴随全场间歇不断地爆笑,一直觉得这不会是李玉的电影,不可能如此的错洞百出,如果前半段是一部推理片绝对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但是后半段刚出来一点表明之前全是宋琪幻觉的时候,所有的东西就又都回来了,你会觉得原来导演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故意的露出很多破绽。后半段播放过程中全场沉寂得恐怖,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透过大荧幕在全场蔓延开来,震撼着全场观众的内心,这才是一部好电影因有的感染力,相信去影院观看的观众都已经体验到了。

【幻觉症?】
放到警察局揭穿真相的那段戏时,大家都觉得宋琪应该是精神分裂,「美丽心灵」「神探」等影片已多次描写过此类终日和幻觉中的人纠缠不休的精神疾病。但比起精神分裂,我更想把宋琪这种情况理解成一种潜意识的自我保护,或者说是拒绝接受过去而形成的一种选择性遗忘和自我怀疑,因为多重创伤造成的对爱的无法信任,从而出现很多假想敌。在「二次曝光」的宣传册上导演把这种行为定义为幻觉症,说:“很多幻觉症都是因为内心极端的渴望和爱的缺失或者一个重大事件引起的行为。”医学上是怎么界定的这个该留给专家,我想导演把镜头对准一个幻觉症并非仅仅想描写这个特殊的人群,而是通过这种极端的病症,来反映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的内心。
如果说「观音山」里的南风是一直迷茫,那么「二次曝光」里的宋琪就是一直惊恐。她到底在害怕什么?我认为是对爱的恐惧,而这个“爱”并非只是“爱情”的“爱”。为什么宋琪出现幻觉,是因为过去积累的记忆慢慢超出了内心的承受力,就像一种慢性疾病,一点一滴的入侵身体,但是自己却完全不知道。

【潜意识边缘 Limbo】
这个字出自宗教术语。天主教和基督教都强调“信耶稣得永生”。人要领受耶稣替人赎罪而死的恩典(grace),才能洗清原罪,进入天国。天主教创造了limbo这个词,代表这种人的灵魂暂时的归宿,在那里等待救世主降临拯救他们。在但丁的《神曲》(The Divine Comedy)中,把limbo摆在地狱的最外围,荷马,苏格拉第等古圣先贤都在里面。他们同样永远没有升入天堂的希望。比那些因为犯了错而在炼狱(Purgatory)中受折磨的灵魂还惨,因为那些灵魂最终还是可以升天的。在一般的用法中,limbo代表的是一个三不管地带,或是一种妾身未明的状态。
「盗梦空间」里面说,在潜意识边缘只有之前到过这里的人留下的一些场景碎片,而进入潜意识边缘的人只有死亡才会回到现实,但是因为在潜意识边缘会丧失记忆,想不起来回到现实的方法,所以会一直停留。Cobb的妻子就是肉身回到现实之后,意识还停留在潜意识边缘,所以才怀疑眼前的一切。
与其说「二次曝光」像「黑天鹅」,不如说它更像「盗梦空间」,或者说他们的理念上体现出了一种相似的表达和特质。宋琪的幻觉源于过去各种伤害在记忆深处留下的碎片,她在无意识中进入幻觉世界,并且处于失忆状态,就像是来到了潜意识边缘,在这中间,她挣扎,惊恐,逃离,过失杀人,后悔,自首。这中间,宋琪身上表现出来的一种持续惊恐,我特别喜欢,导演其实是用比较具体的手法来表达每个人内心都会有的挣扎。宋琪更像每一个人的镜子,或多或少都折射出每个人的心理。我想这并不只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更是一个自我救赎接受自己的故事。导演很喜欢王安忆的一句话:不要急于适应社会,先适应你自己。我也很喜欢。

【宋琪的幻觉世界】
一直觉得宋琪的幻觉世界源于她的潜意识,在这里她选择性的遗忘了过去,但那些尖锐的刺痛却以另一种方式重新排列组合又出现在她的周围,母亲变成撬走男友的闺蜜,养父变成一直紧追不放的警察,哥哥变成和最好朋友出轨的男友,生父变成了停留在过去式里的避风港湾。

杀母的生父/海难前的生父
生父的部分比较简单,只出现了一幕宋琪给他读故事(因为看电影时一直在思考难免会落掉一些,所以不是很确定生父在幻觉中是否只出现了一幕,再看时更正),却只读到发生海难前就戛然而止不再往下读。证明在宋琪的记忆里,生父一直停留在过去,作为唯一温暖他的存在,所以潜意识里的生父会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会问"你不开心?",会一直以一种平静包容的情绪出现。我认为小宋琪看到母亲被杀只辨认出瘦高男人,而并不知道那就是她生父。第一,生父遇难幸存后过了好几年才回来,小宋琪那时还小,对于生父的记忆已经不够清楚,又是晚上透过纸孔看,估计看不太清楚。第二,宋琪看完日记,去新疆找到生父的时候问了一句:你不是早就海难死了吗?说明宋琪并不知道生父幸存,也不知道勒死母亲的就是生父。
宋琪第二次看日记的时候最后一页已经撕下来了,证明她撕下地址去找生父是发生出现幻觉之前的事情。生父亲口告诉她错杀母亲的真相后,她的精神世界彻底崩塌,在她记忆里唯一温暖的人居然也是一样的复杂、不堪。所以,她在潜意识里才会让生父停留在海难之前,因为她拒绝面对美好被残酷的事实刺破。

母亲/闺蜜小西
母亲身上出轨的部分被投射到了小西身上,变成做了撬走男友的闺蜜。宋琪在幻觉中透过窗户纸孔看到刘东和小西缠绵的画面,这个场景和小宋琪亲眼看见的养父与母亲缠绵的场景非常相似。而小宋琪目睹母亲被生父用黄丝巾勒死的部分,在幻觉里就变成了自己用黄丝巾把小西勒死。潜意识中她取代生父成为凶手,同时又一直对被自己杀死的闺蜜说别走别走。可以感觉到宋琪对小西的态度是又爱又恨,折射出她对母亲的态度也是又爱又恨。
目睹母亲被杀那晚,小宋琪发高烧,母亲过来说了她一句,之后又拿出棒棒糖给她吃。这个小细节我很喜欢,因为母亲没有被刻意黑化,没有被贴上一个出轨的标签,然后就肤浅的只有坏没有好了。宋琪对母亲的态度一直是复杂的,爱恨交织,我猜这跟导演的个人经历也有关系。
后来,宋琪把父母的骨灰放在山洞里,回头的时候看到父母并排站立的幻影,那个镜头很多观众在笑。但我觉得有了这个镜头,才表示宋琪对父母的过去彻底放下了,已经获得了内心的安宁。所以,之后她在水中摘下了黑色假发,变回了白头发的自己,真真正正的自己。

养父/警察刘建
在幻觉中宋琪因为杀了小西,被父亲折射出的警察盯上,她先是欺骗,接着把枚枚整成了小西让她去销案,最后无计可施只能逃跑。这个对她有养育之恩的男人,先是造成母亲出轨,后来一直反对她和哥哥相恋,这在宋琪内心是特别希望逃避的部分,所以她才在幻觉中一直满脸惊恐的逃离和躲藏。然后,幻觉中的宋琪失手撞死了警察后,精神再度崩溃,她想把他拖走,但是怎么拉扯尸体都纹丝不动,那段镜头和宋琪在车祸现场拉扯父亲尸体的行为发生了重合的时候,会有一种特别虐心的感觉。其实,不管怎么样,她还是爱他的吧,幻觉中的这一段触动了她自首,相当于在一定程度上把她从幻觉里拉了出来。

哥哥/爱人刘东
真实和幻觉中的两个刘东身份几乎没有大跨度的错位(其实幻觉中的刘东又有一部分被投射在郝医生身上,这个暂时不讨论),只是在幻觉中他变成了纯粹的爱人,而没有了哥哥的身份,这一直是宋琪特别想抹去的一个身份。现实中他们因为兄妹的身份(虽然不是亲兄妹)被道德限制,无法自由相爱,所以在幻觉中宋琪眼里的刘东只是单纯的恋人。可是,幻觉中的刘东却说不爱宋琪,和小西出轨半年之久,这个部分表现出宋琪对爱的怀疑,因为现实中那段他们都还青葱的岁月,刘东一直说自己是宋琪的哥哥,从来没有直接的表达过爱,所以才让宋琪在潜意识中对这段关系不够坚定吧。
比较遗憾的是影片没有交代清楚的是哥哥为什么在养父死后消失了,虽然他说他一直在找宋琪,但这个理由不是特别的有说服力。感觉影片有刻意弱化兄妹禁忌的成分,不知道是不是出于通过审核的考虑,毕竟一部支持兄妹禁忌的片子好像不太可能不触动广电总局的X点。所以,这个不够完美的处理就可以原谅了。

枚枚
枚枚,确实有这个人,从她要求整回去那段对话郝医生也在场,可以确定她不是宋琪凭空幻想出来的人。但是,后面宋琪把她的整容计划修改成了小西的样子,枚枚以小西的面容出现,并同意去销案,这些都应该是宋琪幻想出来的。

【物品的象征意义】
关于象征,也许导演并没有想到这么多复杂的背景知识,我只是把看电影时候最直接的感官和联想记录下来,可能不同的人看还会想到其他的隐射。如果真的过度解读了,那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呵呵。

十字架
宋琪一直佩戴一个十字架造型的项链,我以为这个挂件不是道具随意搭配的,剧中的其他人物,特别是宋琪幻觉世界里出现的母亲、生父、刘东、养父、小西,这几个人身上都没有多余的饰品,可见宋琪的十字架挂件应该是特意设计的。宋琪佩戴的是拉丁十字架,象征耶稣被十字架钉死的故事。有一种说法是十字架中的一竖一横,一竖代表人与神的关系,一横代表人与人的关系。圣经里面说耶稣在十字架上已经完成了赎罪,他离开十字架后死而复活,所以基督徒的十字架是空的,为的是提醒他们,耶稣已经战胜了死亡,所以信耶稣的人能够获得永生。之所以想起这么多,是因为以前有个人跟我说十字架不能乱带,我不是基督徒,经她提醒才去了解了这方面的资料,后来就再也没带过十字架了。
而我们知道被十字架钉死的人实际上是由于背部紧贴十字架,使得肺部无法扩张吸入空气造成窒息而导致的死亡。影片里一共发生三次勒死,宋琪勒死潜意识里的小西,潜意识里的刘东差点勒死宋琪,生父勒死母亲。导演说本片起源于一个真实故事,一个女孩报案说自己杀死哥哥,警察却发现一切都是子虚乌有,而熟人也告知警察女孩根本没有哥哥。关于杀死哥哥没有表明具体方法,导演对于“怎么死”一定进行了艺术上的再创造,两人争吵中的误杀很多创作者都会写成是撞到太阳穴之类的,我觉得勒死是有含义的设计。至于怎么理解,因人而异,我理解成宋琪对于父辈发生的那些她不能接受的事,选择性的遗忘,但是又在潜意识里排列组合让自己身在其中的把所有事经历了一遍,可以说宋琪通过这方式,获得了自我救赎。

黄丝巾
看到黄丝巾一下就想起了一首很出名的摇滚歌曲——「老橡树上的黄丝带」,歌曲根据美国真实故事编写,讲的是一误判入狱大丈夫释放前写信给妻子,说如果她还爱他希望他回去,就在村口橡树上挂一条黄丝带,回去的路上他一直不敢看,结果漫山遍野挂满了黄丝带。度娘也说:黄丝带,是亲人离散后的求助标志,也是为亲人祈祷的祝福标识。
我不认为导演选择让生父用黄色丝巾勒死母亲是一个偶然,不然为什么不用黑色绿色红色?偏偏用了各种有象征意义的黄色?生父有家不能回,终于怀着给妻子、小宋琪一个惊喜的心情回家,却撞见了妻子和别人厮混的不堪一幕,他踹门而入,震惊、愤怒、不解、失望各种爆发,措手勒死了妻子。这和黄丝带的故事形成极大反差,造成一种尖锐的冲突效果,很有意思的一个象征。


水已经成了导演所有影片的一个惯用手法,就像蔡明亮一样,但李玉的水给我感觉是代表回归纯净的自我,是柔和的,不似蔡明亮般忧郁。之前还在微博调侃李玉对于洗澡有一种情结,从「红颜」、「苹果」、「观音山」到「二次曝光」(「今年夏天」看太久了实在不记得有没有了),每一部片子里面都有女主角在浴室淋浴的镜头,这是何等强大的一种执念啊,QAQ

【拍摄手法】
宋琪在警察局被揭穿真相之后有段摇摆晃动的面部特写,瞬间就让我想到了「梦之安魂曲」里面女主从皮条客家里出门,几乎是飘着的那段悲痛绝望的镜头语言,典型的达伦•阿伦诺夫斯基式摄影机绑在演员身上拍摄风格,不知道导演对宋琪的这段特写是不是也这么拍的呢?不知道会不会是李玉在向阿伦诺夫斯基表示致敬?呵呵,也许是我又想多了。不过作为DA的死忠,看到这么风格强烈的表达还是超级感动啊。
关于航拍、水下拍摄这些我就不说了,非专业也没什么可谈的。明显感觉这次的拍摄手法比「观音山」又丰富跟先进了很多,据说投资也不少,可喜可贺。

【后记】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这篇影评写了很久,写到最后忽然觉得其实去探究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幻觉已经不再重要,就好像「盗梦空间」之后大家对于几层梦境和最后图腾是否停止转动一直争论不休,但我觉得那些一点也不重要。
片尾宋琪看到的刘东依旧是幻觉(lz倾向刘东是幻觉,当然开放式结局,也可以有别的理解),她们并肩站在海边看海市蜃楼,她已经明白了眼前看到的景象是虚幻,同时学会了和她的视幻共处,这就够了。所有的过去都只是过去,也许很多爱恨交织的刻骨铭心无法全部忘记,不如就学着和它们真诚的相处,同时在当下和未来保持清醒,这样才最现实吧。最后宋琪说:其实你一直都没离开过我。我也想对某人说一句:你存在在没有存在的,你存在在我的潜意识里,你存在在我的心底里,一直。我曾经试过很多方法去忘记,可是发现我做不到,后来才慢慢学会了和身体里的你共存,你一直在,已经变成了我的一部分,这样其实也很好吧。你说对吗?

本文涉及到的具体台词和数字等细节化问题可能不够精确,只看了一遍电影实在记不下这么多细节,所有的问题将在二次观看时回来修正,请大家轻拍,谢谢!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震撼着全场观众的内心